cc1895

阿拉蕾

做艺术要保持童心、假痴不癫,不能故作深沉、装模作样。


这一趟想了许多东西。现在的时光最应当珍惜并抓紧;家人和亲戚是最宝贵的人际圈;社会永远被金钱制约并奴役着,金钱左右了人生的太多东西;男人重在养家,女人重在持家;未来要么离家乡近一点,在武汉读,要么去北京闯一番;家族的很大希望都落在我的身上,我没有理由碌碌无为、无所事事;写作是一种能力,而能力就应当一点一点培养;爷爷埋葬后,我才真正感觉故乡是我的根基和归宿,是一片值得回忆和想念的净土,家乡的一切都比外面的世界亲切;我讨厌南京这座城市,我讨厌整个江苏,离不开的地方,真的就是地狱。


本以为这个月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爷爷没有战胜死神的探戈,早早地去世了。一段奇异的悲伤的难熬的漫长的旅程。


倒影

文/叶小唯


当我死在九月的天空里

你在地上也会看到我的倒影

你觉得那一片幽深的湖水

像我哭泣的眼睛

连我都不知道

自己为什么会留在那里

让你看一个悲哀的残念

在幽暗的湖光中消音

像我未曾说出口的话一样

变得沉静

变成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东西

和一片忧伤的湖光融化在一起


溺毙的鱼

文/叶小唯


如果我一动不动地待在鱼缸里

你会不会认为我已经死去


我不再抖动灼伤的鱼鳞

我不再扑腾凝滞的水波

我不再凝望玻璃里的自己

我一动不动地待在鱼缸里

等时间逃离我的身体

孤独淹没我的气息


你可以说,这是一条溺毙的鱼

你可以说,这是一朵吹散的云

也可以说,这是一颗拥有颜色的水晶

被鱼缸里透明的水和空气

一片一片,一缕一缕地泡到透明


但我还没有透明

我还能闻到烧焦的鱼鳞

我还能触到腐烂的水波

我还能看到沉默的倒影

我一动不动地待在鱼缸里

太阳被水缸的波纹剪成碎漪


可是太阳

太阳,你怎么甘愿到我这里

到这不应有光芒的鱼缸

到这不应有温暖的鱼缸

到这不应有生命的鱼缸

我疯狂地吐出气泡

我不要做溺毙的鱼

我不要虚伪的日光


溺毙的鱼

捏造对水过敏的想象  

泡沫翻转着冲破那一层波浪

在鱼缸外的世界转瞬消亡

太阳一动不动地待在天上

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笼罩这不应有一切的鱼缸